C28杜甫五古《送从弟亚赴河西判官》读记

日期:2021-01-01/ 分类:财经

杜甫五古《送从弟亚赴河西判官》读记

(小河西)

送从弟亚赴河西判官

南风作秋声,杀气薄炎炽。盛夏鹰隼击,时危异人至。

令弟草中来,苍然请论事。诏书引上殿,奋舌动天意。

兵法五十家,尔腹为箧笥。应对如转丸,疏通略文字。

经纶皆新语,足以正神器。宗庙尚为灰,君臣俱下泪。

崆峒地无轴,青海天轩轾。西极最疮痍,连山暗烽燧。

帝曰大布衣,藉卿佐元帅。坐看清流沙,所以子奉使。

归当再前席,适远非历试。须存武威郡,为画长久利。

孤峰石戴驿,快马金缠辔。黄羊饫不膻,芦酒多还醉。

踊跃常人情,惨澹苦士志。安边敌何有,反正计始遂。

吾闻驾鼓车,不合用骐骥。龙吟回其头,夹辅待所致。

此诗作于至德二载(757)夏。据《旧唐书-杜亚传》:“杜亚,字次公,自云京兆人也。少颇涉学,至德初,于灵武献封章,言政事,授校书郎。其年,杜鸿渐为河西节度,辟为从事。”《旧唐书-肃宗纪》:“至德二载五月,以武部侍郎杜鸿渐为河西节度使。”杜甫曾有《侍御赴武威判官宋长孙九》,这里又送杜亚为河西判官。推测是杜鸿渐先请长孙任判官,但长孙出了事故,又请杜亚替补。

南风作秋声,杀气薄炎炽。盛夏鹰隼击,时危异人至。

南风:南来之风;古乐曲《南风歌》。《南风歌》(先秦):“南风之薰兮,可以解吾民之愠兮。南风之时兮,可以阜吾民之财兮。”《史记-乐书》:“故舜弹五弦之琴,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;…夫南风之诗者,生长之音也,舜乐好之,乐与天地同意,得万国之欢心,故天下治也。”

秋声:秋天之声,如风声、落叶声等。《立秋》(南北朝-周弘让):“云天收夏色,木叶动秋声。”《沙丘城下寄杜甫》(唐-李白):“城边有古树,日夕连秋声。”

杀气:阴气,寒气;杀伐的气氛。《史记-匈奴列传》:“匈奴处北地,寒,杀气早降。”《书边事》(唐-李昌符):“阴风向晚急,杀气入秋多。”《前汉书平话》:“战尘郁郁;杀气腾腾”。《北风》(唐-杜甫):“十年杀气盛,六合人烟稀。”

炎炽:炽热。《中论-治学》(汉-徐干):“人心必有明焉,必有悟焉,如火得风而炎炽。”《隋书-天文志》:“日为阳精,光耀炎炽。”《近村民舍小饮》(宋-陆游):“秋风吹细雨,萧然濯(zhuó)炎炽。”

鹰隼:《礼记-月令》:“季夏之月,鹰乃学习”。“孟秋之月,凉风至,白露降.寒蝉鸣.鹰乃祭鸟.用始行戮。”《汉书-五行志》: “立秋而鹰隼击。”

异人:有异才的人。《史记-平津侯主父列传》:“群臣慕向,异人并出。”《过郭代公故宅》(唐-杜甫):“磊落见异人,岂伊常情度。”

大意:南来之风却像秋风,寒气肃杀炎热顿减。就如盛夏时鹰击长空,国家危难时异人脱颖而出。(时乖喻世乱。)

令弟草中来,苍然请论事。诏书引上殿,奋舌动天意。

兵法五十家,尔腹为箧笥。应对如转丸,疏通略文字。

经纶皆新语,足以正神器。

草:草野。引申为乡野;民间。《论衡-书解》(汉-王充):“知屋满者在宇下,知失政者在草野,知经课者在诸子。”《兰若寓居》(唐-白居易):“名宦老慵求,退身安草野。”

苍然:昏暗貌;鬓发白貌。《宣城郡内登望诗》(南北朝-谢朓):“寒城一以眺,平楚正苍然。”《秋夕听罗山人弹三峡流泉》(唐-岑参):“皤(pó)皤岷山老,抱琴鬓苍然。”“苍老”有时可指诗文书画等的笔力、风格雄健而老练。这里或许就是说“论事”的风格老练。

奋舌:《解嘲》(汉-扬雄):“是以士颇得信其舌而奋其笔。”(信:伸。)《述怀》(宋-李纲):“兰省为郎久,霜台奋舌孤。”

兵法:《汉书-艺文志》:“兵书为四种。兵权谋十三家,兵形势十一家,阴阳十六家,兵技巧十二家,凡兵书五十三家。”

箧笥(qiè-sì):典“腹为箧笥”。《后汉书-边韶传》:“边韶字孝先,陈留浚仪人也。以文章知名,教授数百人。韶口辩,曾昼日假卧,弟子私嘲之曰:“边孝先,腹便便。懒读书,但欲眠。”韶潜闻之,应时对曰:“边为姓,孝为字。腹便便,五经笥。但欲眠,思经事。寐与周公通梦,静与孔子同意。师而可嘲,出何典记?”嘲者大惭。韶之才捷皆此类也。”

转丸:《转丸》(《鬼谷子》篇名);喻流畅。《文心雕龙-论说》(南朝梁-刘勰):“暨战国争雄,辨士云踊,从横参谋,长短角势,《转丸》骋其巧辞,《飞钳》伏其精术。”

疏通:剖析、阐释。《入奏行赠西山检察使窦侍御》(唐-杜甫):“整用疏通合典则,戚联豪贵耽文儒。”《枣柏大士生辰》(宋-释德洪):“公为疏通之,如海决江流。”

经纶:整理蚕丝。引申为筹划、治理。《礼记-中庸》:“惟天下至诚,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。”《裴六书堂》(唐-王昌龄):“经纶精微言,兼济当独往。”《梁甫吟》(唐-李白):“宁羞白发照清水,逢时吐气思经纶。”

新语:《汉书-陆贾传》:“(高帝)谓陆生曰:'试为我著秦所以失天下,吾所以得之者何,及古成败之国。’陆生乃粗述存亡之征,凡著十篇。每奏一篇,高帝未尝不称善,左右呼万岁,号其书曰《新语》。”

神器:代表政权的玉玺、宝鼎。借指帝位、政权。《王命论》(汉-班彪):“世俗见高祖兴于布衣,不达其故,以为适遭暴乱,得奋其剑,游说之士,至比天下于逐鹿,幸捷而得之,不知神器有命,不可以智力求也。”《咏司马彪续汉志》(唐-李世民):“炎汉承君道,英谟(mó)纂(zuǎn)神器。”(纂:继承。)

大意:亲爱的弟弟来自民间,老练地论说战事。皇帝下诏要你上殿,你的论事感动了皇上。你肚子好像装满所有的兵书。你应对如《转丸》所云一样自如,阐释剖析文字简明扼要。治国理政的建议如同《新语》,足以扶正复兴社稷。

宗庙尚为灰,君臣俱下泪。崆峒地无轴,青海天轩轾。

西极最疮痍,连山暗烽燧。

宗庙:帝王祭祀祖宗的庙宇;借指朝廷。《史记-魏公子列传》:“今秦攻魏,魏急而公子不恤,使秦破大梁而夷先王之宗庙,公子当何面目立天下乎?”《墨子-非命下》:“不顾其国家百姓之政,繁为无用,暴逆百姓,遂失其宗庙。”《新唐书-礼乐志三》:“安禄山之乱,宗庙为贼所焚。”

崆峒:山名。青海:湖名。崆峒、青海皆河西节度使所辖。

地轴:传说中大地的轴。《博物志》(晋-张华):“地有三千六百轴,犬牙相举。”

轩轾:车前高后低称轩,前低后高称轾。此指倾斜,倾覆。《小雅-六月》(先秦-诗经):“戎车既安,如轾如轩。”

疮痍(chuāng yí):创伤;喻灾害困苦。《抱朴子-自叙》(晋-葛洪):“弟与我同冒矢石,疮痍周身。”《盐铁论·国疾》(汉-桓宽):“然其祸累世不复,疮痍至今未息。”《送陵州路使君赴任》(唐-杜甫):“战伐乾坤破,疮痍府库贫。”《乱离》(唐-孟郊):“天下无义剑,中原多疮痍。”

大意:大唐宗庙被敌军焚为灰烬,君臣都曾为之流泪。崆洞山已经沦陷,青海湖已经倾覆。西部边塞的创伤最严重,连绵的山上烽火都已经熄灭。

帝曰大布衣,藉卿佐元帅。坐看清流沙,所以子奉使。

归当再前席,适远非历试。须存武威郡,为画长久利。

大布衣:粗布衣。《左传-闵公二年》:“卫文公大布之衣,大帛之冠。”(借字面意。)

坐看:行看,马上看到。《古风》(唐-李白):“坐看飞霜满,凋此红芳年。”《终南别业》(唐-王维):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”

流沙:借指西部边塞之地。《尚书禹贡》:“导弱水至于合黎,余波入于流沙。……东渐于海,西被于流沙。”《水经》:“流沙地在张掖居延县东北。”

前席:移坐而前。《史记-商君列传》:“卫鞅复见孝公。公与语,不自知膝之前于席也。”《汉书-贾谊传》:“文帝思贾谊,征之。至,入见,上方受厘,坐宣室,上因感鬼神事而问鬼神之本。谊具道所以然之故。至夜半,文帝前席。”《贾生》(唐-李商隐):“可怜夜半虚前席,不问苍生问鬼神。”

历试:屡试。多次考考察之意。《孔丛子--论书》:“尧既得舜,历试诸难。”《抱朴子-接疏》(晋-葛洪):“以长才而遇深识,则不待历试,而相知之情已审矣。”

大意:皇帝对你这个布衣说,要你辅佐元帅杜鸿渐。你所以奉使出征,是为了马上扫除西部边塞之敌。派你到边塞不是要考验你,回来后你一定再上台阶。一定要保住武威郡,才好策划长远之计。

孤峰石戴驿,快马金缠辔。黄羊饫不膻,芦酒多还醉。

石戴驿:驿路在岩石之上。《尔雅-释山》:“石戴土谓之崔嵬,土戴石谓之砠(jū)。”《北征》(唐-杜甫):“菊垂今秋花,石戴古车辙。”

辔(pèi):本意是驾驭牲口的缰绳。《说文》:“缠,绕也。”金缠辔:金辔。饰金之辔。《咏马》(唐-唐彦谦):“骑过玉楼金辔响,一声嘶断落花风。”《来从窦车骑行》(唐-李益):“追兵赴边急,络马黄金辔。”

黄羊:一种山羊。《旧唐书-张说》:“时并州大同、横野等军有九姓同罗、拔曳固等部落,皆怀震惧。(张)说率轻骑二十人,持旌节直诣其部落,宿于帐下,召酋帅以慰抚之。副使李宪以为夷虏难信,不宜轻涉不测,驰状以谏,说报书曰:"吾肉非黄羊,必不畏吃;血非野马,必不畏刺。士见危致命,是吾效死之秋也。"于是九姓感义,其心乃安。”

饫(yù):饱食。膻(shān):腥膻。

芦酒:以芦管插人酒筒中,吸而饮之。《鸡肋编》(宋-庄绰):“关右塞上有黄羊,无角,色类獐鹿。人取其皮,以为衾(qīn)褥。有夷人造噆(zǎn)酒,以荻管吸于瓶中。”《南中送北使》(唐-张说):“夷歌翻下泪,芦酒未消愁。”《送振武将军》(唐-李廓):“芦酒烧蓬煖,霜鸿撚箭看。”

大意:驿路上崇山峻岭,你快马银鞍金辔。凉州黄羊,吃饱也不觉腥膻;凉州芦酒,饮多也会有醉意。

踊跃常人情,惨澹苦士志。安边敌何有,反正计始遂。

吾闻驾鼓车,不合用骐骥。龙吟回其头,夹辅待所致。

踊跃:争先恐后。《答东阿王书》(魏-吴质):“耳嘈嘈于无闻,情踊跃于鞍马。”《苦思行》(魏-曹植):“我心何踊跃。思欲攀云追。”

惨澹:即惨淡。暗淡;苦心思虑。《阙题》(唐-王维):“相看不忍发,惨淡暮潮平。”《喜晴》(唐-杜甫):“干戈虽横放,惨澹斗龙蛇。”《记念刘和珍君》(鲁迅):“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。”

驾鼓车:《后汉书-循吏传序》:“建武十三年,异国有献名马者,日行千里,又进宝剑,贾兼百金,诏以马驾鼓车,剑赐骑士。”载鼓之车,任轻而马无所见长,喻大材小用。

骐骥:骏马;喻贤才。《劝学篇》(先秦-荀子):“骐骥一跃,不能十步;驽马十驾,功在不舍。”

龙吟:龙鸣。借指大声吟啸;可喻君主号令。《归田赋》(汉-张衡):“尔乃龙吟方泽,虎啸山丘。”《虬髯客传》(前蜀-杜光庭):“起陆之贵,际会如期,虎啸风生,龙吟云萃,固非偶然也。”(此处两意均通)。

夹辅:辅佐。《左传-僖公四年》:“五侯九伯,女实征之,以夹辅周室!”《三国志-魏志-齐王芳传》:“大将军、太尉奉受末命,夹辅朕躬。”(末命:帝王临终遗命。)

大意:争先恐后是常人之情,只有志士才会苦心经营。要使用化反为正之计策,拨乱反正,安定边境,再无敌人。我听说拉驾鼓之车不必用骏马。待回来龙马长吟,定能辅助皇上,成就功业。

全诗分五层。首4句为第一层。写时乖喻世乱。“南风作秋声”是时乖。“盛夏鹰隼击”更是时乖。大唐已经乱套。时乖鹰隼击,世乱异才出。杜亚年轻,本该如盛夏之鹰还处在学习阶段,要鹰击长空了。接着10句为第二层。写杜亚以布衣谈兵而受皇帝重视。杜亚熟读兵书。不仅应对自如,而且“疏通”简略。治国方略不拘陈迹,可以为大唐复兴所用。接着6句为第三层。写当时内忧外患形势。“宗庙尚为灰”写长安失陷。“崆峒地无轴”写吐蕃借机侵占西部多地。身处凤翔的行在,东边西边都是满目疮痍。而西边连报警的烽火都熄了。(河西的兵都已东调)。“帝曰大布衣”以下8句为第四层,似替肃宗说。一是“藉卿佐元帅,坐看清流沙”。皇上希冀杜亚辅佐元帅尽速清流沙。二是“归当再前席”,这是承诺。如果流沙清了,归来后给你加官进爵。三是“须存武威郡,为画长久利。”这是原因。武威不能再失去了。这是为国家的“长久利”。最后12句为第五层。写杜甫对于杜亚的期待。“孤峰”“快马”说行途紧急和劳苦。“黄羊”“芦酒”说凉州的风土人情。(暗用张说黄羊典))杜甫希望令弟不只是请战时争先恐后,而是要苦心经营。要使用计策化反为正,“安边”到没有敌人。杜甫认为杜亚是骐骥,不会久在西部边塞。一旦皇帝召唤,随时可以回来辅佐天子成就功业。杜甫真的把杜亚作令弟看。千叮咛万嘱托情真意切。当然我们知道,这个杜亚后来官至谏议大夫,升至江西观察使,但与杜甫似再无来往。